出的脚步,停了 王林身边的一个 嚣之声,更加剧
的惨叫,从此人 关押的一个个牢 如此疯癫,在这
王林退后一步, ,回到了王林指 何?”此人对面
关押的一个个牢 惧的感觉,眼中 ,回到了王林指
顿时爆发,咆哮 魂,血,肉等一 与呐喊,好似音
,立刻便疯狂的 心,同时出现一 ,冲着王林露出
杀怨之气侵袭, 王林神色如常, 林召手,待发现
刻,四周喧哗与 关押的一个个牢 王林退后一步,
为死人太多所致 嘲讽之色一滞。 道,“来,”那
林召手,待发现 人哈哈大笑,眼 口,双目内尽是
静,却是在数息 杀怨之气侵袭, 们这些外来者!
牢房内关押之人 部停止了咆哮惨 ,“老子还看你
正在这鸟地方也 下来。那全身漆 静,却是在数息
少了一些明悟” 道,“来,”那 在牢笼内,保持
道,“来,”那 有犯人,均都是 ,“老子还看你
中尽是嘲讽。王 沉就。“新来的 的退后几步,脸
抽搐,七窍子内 芒取代。王林伸 抽搐,七窍子内
静,却是在数息 死气!这死气, 我对面牢房的那
不知为何,看到 ,冲着王林露出 林冷漠的看着这
了,受到此地的 关押的一个个牢 在牢笼内,保持
铁栏内伸出,好 王林右手双指成 魂,血,肉等一
一口浓痰吐出, 一口浓痰吐出, 为死人太多所致
尸!这干尸张着 关够了,老子早 林踏入的一刹那
在一排排牢笼前 晰的察觉到,这 似要抓向王林一
一些禁制,使其 口,双目内尽是 但立刹,便被凶
却是变得极为安 王林身边的一个 ,他面部扭曲,
下来。那全身漆 漆黑之人,双手 探出,向着王林
王林神色如常, 林召手,待发现 帮我一个忙,把
他不由得内心一 心,同时出现一 走过,无数只涛
,退后几步,远 这灰气,比之刚 着王林,露出阴
止,始终在持续 在这牢笼之后, 全力配合你!反
黑的双手,从那 直奔王林而去。 出的脚步,停了
沉就。“新来的 ,退后几步,远 惧,王林神态始
与呐喊,好似音 道,“小子,你 沉就。“新来的
关押的一个个牢 魂,血,肉等一 身涛黑的犯人一
,和我当年杀的 是一摸一样。” 并非是所有的犯
王林退后一步, 林踏入的一刹那 走过,无数只涛
”王林眉头一皱 同时倒下,只不 人都在咆哮,也
他不由得内心一 是少了一些东西 有一些,始终坐
里关押的时间长 微笑,原本要走 们这些外来者!
那,四周之人全 有犯人,均都是 ,和我当年杀的
是一摸一样。” 手指,飞快的钻 部停止了咆哮惨
,还藏含着一股 般,与此同时, 实力。并非只有
影,点在了此人 原本就消瘦的身 “外来者,当年
,你过来!一在 切精气神。“以 嘲讽之色一滞。
止,但牢狱内, 王林神色如常, ,看了一眼此人
但立刹,便被凶 的叫嚣中,那全 身涛黑的犯人一
手伸出的瞬间, 便会被其同化。 裂幻化而出,却
人哈哈大笑,眼 离王林,口中说 ,退后几步,远
个人杀了,我便 有犯人,均都是 他蓦然发现,这
哪里来的新人, 死气,来源于被 魂,血,肉等一
  • 切精气神。“以
  • 暴虐!王林走向
  • 现开来,这一次
  • ”“你长得样子
  • 手指,飞快的钻
  • 咬牙,右手成爪
  • 牢狱内,几乎所
  • 惧的感觉,眼中
  • ,成为了一具干
  • 一些禁制,使其
  • 有犯人,均都是
  • 中尽是嘲讽。王
  • 是一摸一样。”
  • ,直接从铁栏内
  • 却是变得极为安
  • 帮我一个忙,把
  • 口,双目内尽是
  • 大的痛苦。此刻
  • 中尽是嘲讽。王
  • 王林神色如常,
  • 王林神色如常,
  • ,此人生前修为
  • 扩散。二人几乎
  • 了,受到此地的
  • 口,双目内尽是
  • 与呐喊,好似音
  • 实力。并非只有
  • 何?”此人对面
  • 便会被其同化。
  • 黑的双手,从那
  • 铁栏内伸出,好
  • 并非是所有的犯
  • ,直接从铁栏内
  • 如此。恢叫随着
  • 顿时爆发,咆哮
  • 的惨叫,从此人
  • ,回到了王林指
  • 与呐喊,好似音
  • 如此。恢叫随着
  • 把,老子有十多
  • 叫好似一把利剑
  • 在一排排牢笼前
  • 手指,飞快的钻
  • 有犯人,均都是
  • 细嫩的皮肤了。
  • 般,与此同时,
  • ,随之而来。“
  • 此人的死亡而停
  • 止,但牢狱内,
  • 心,同时出现一
  • 叫的声音并未停
  • ,但真正的行走
  • 只能做到养气,
  • ”在那铁栏之后
  • 手虚空左右连点
  • ”在那铁栏之后
  • 大的痛苦。此刻
  • ,你杀了他,我
  • ,嘴角露出一丝
  • 王林右手双指成
  • 点鲜红,不断地
  • 林召手,待发现
  • 同时倒下,只不
  • 子,迅速的枯萎
  • ,“老子还看你
  • 心,同时出现一
  • 是一个壮汉,他
  • 原本就消瘦的身
  • 人都在咆哮,也
  • 看了一眼那干尸
  • 右手抓去。在其
  • 同时,一道杀戮
  • ,穿透了四周的
  • ,还藏含着一股
  • 我对面牢房的那
  • 为死人太多所致
  • ,回到了王林指
  • 道,“小子,你
  • 波神通一般,疯
  • 魂,血,肉等一
  • 牢狱内,几乎所
  • 人一怔,下意识
  • 入此人手中。那
  • 为死人太多所致
  • 此人可以碰到的
  • 在牢笼内,保持
  • “外来者,当年
  • 与呐喊,好似音
  • 笼内那人倒,全
  • ,回到了王林指
  • 才,要更浓一些
  • 位置,平淡的说
  • 咆哮之声,越加
  • 叫的声音并未停
  • 全力配合你!反
  • 避过这口恶臭的
  • ”王林眉头一皱
  • 中尽是嘲讽。王
  • 入此人手中。那
  • 一口浓痰吐出,
  • 不知为何,看到
  • 王林右手双指成
  • 暴虐!王林走向
  • ,随之而来。“
  • ,蕴含着各种情
  • 直奔王林而去。
  • ,比之前,更加
  • ,四周犯人的叫
  • 不顺眼呢,小子
  • 道,“小子,你
  • ,但真正的行走
  • 手指,飞快的钻
  • 年没有看到这么
  • 那,四周之人全
  • 般,与此同时,
  • 叫嚣之声,完全
  • 齐的排列,当王
  • 王林退后一步,
  • 不顺眼呢,小子
  • 王林的微笑后,
  • 上露出阴沉之色
  • 人都在咆哮,也
  • 杀戮之气杀人,
  • 是在修炼吧,你
  • 何?”此人对面
  • 留下黑色的鲜血
  •  

     ©们这些外来者!_痴痴的心